政府拖欠數億工程款,縣委書記被圍著要錢

2019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提出,對拖欠民營企業的款項,年底前要清償一半以上。年終將至,現在各地的執行進展如何,“清欠”工作又面臨著哪些難題呢?根據國務院第六次大督查和第三方評估機構反映的問題線索,央視財經記者深入寧夏銀川進行調查。

在寧夏銀川,有十幾個來自江蘇的工程承包商,就在為當地政府拖欠他們三年的工程款發愁......

2019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提出,對拖欠民營企業的款項,年底前要清償一半以上。年終將至,現在各地的執行進展如何,“清欠”工作又面臨著哪些難題呢?根據國務院第六次大督查和第三方評估機構反映的問題線索,央視財經記者深入寧夏銀川進行調查。

在寧夏銀川,有十幾個來自江蘇的工程承包商,就在為當地政府拖欠他們三年的工程款發愁......

01

寧夏永寧縣:重點道路工程政府拖欠數億工程款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委書記 朱劍:你們干嘛?就是那個要錢的事嘛,現在不就是到處在這籌集錢著呢,那有啥辦法?要錢的事那是硬杠杠,我跟你說啥?也就是有錢能說,沒錢說啥。

圍著寧夏永寧縣委書記的這群人,如今已經成了縣委縣政府的???。2015年3月,來自江蘇鹽城的十幾名承包商聯合中標了永寧縣的一個道路工程,中標價5.68億元。

央視財經記者在現場看到,這條道路雙向四車道寬,兩側綠化帶、非機動車道、人行道、路燈完備,不時有貨車駛過。然而,這條路已經通車三年多了,承包商卻還有大部分工程款沒有拿到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郎加龍:前面是109國道,到前面永寧黃河大橋連接線。在永寧縣來說,這個工程項目是比較大一點的。

記者了解到,在簽訂施工合同協議時,永寧縣交通運輸局與宏盛建業投資公司約定,項目合同金額分5次進行支付,每次支付20%,2019年9月支付完畢。

不過,當時第一批工程款項的支付就出現了問題,原定要支付20%的工程款1億多元,但永寧縣交通局卻只給了約1000萬元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郎加龍:1000萬,原因是永寧縣資金稍微有點緊張,說永寧縣已經做貸款了,錢馬上就下來了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孫昌國:交通局的時任潘局長,他拍著胸脯擔保資金絕對沒有問題。

為了表示對工程的支持,2015年底,永寧縣的縣領導以及交通局負責人多次來到施工現場視察,對工程的進展表示肯定,但卻沒有提出還款計劃。

而此時,工程的合伙人們正通過社會渠道籌集資金,墊資繼續進行工程建設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郎加龍:因為企業比較小,貸款不好貸的,都是朋友親戚,在地方籌集資金,融資利息比較高,月息最少是1.5%、2%、2.5%。

在多方籌集資金的支持下,工程終于在2015年底順利完工,2016年9月,工程正式交工驗收,項目綜合評分為93.39分,質量等級合格,經審計,項目款項最終確定為6.15億元。

然而,道路通車了,建設方卻開始了漫長的討債之路。項目完工到現在已經過去三年多時間,他們只陸續收到永寧縣政府支付2.24億元左右的款項,還有3.91億元沒有拿到。

02

數億欠款三年未還立項時就沒錢

郎加龍和他的合伙人想不通的是,當初這個工程是政府立項,并且工程也是按期、合格交付的,為什么工程款卻不能按時支付呢?這筆工程款到底應該從哪來?中途又出了什么問題呢?

△央視財經《正點財經》欄目視頻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郎加龍:這是寧夏回族自治區發改委文件。這個是發改委立項的,政府照理說有這個錢,立項工程必須保證資金都到位的,結果工程搞了一半我們才知道,永寧縣沒有這筆資金。

早在2013年,寧夏回族自治區發改委批復了四項道路建設工程,批復文件中寫明,項目資金由永寧縣通過“自籌、銀行貸款及引入社會資金等多渠道”籌措解決。那么,這筆立項資金到底有沒有呢?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委辦公室主任 張樂:這個事情你也知道,當時都是時任錢書記、李縣長在的時候搞的,對吧?當時說白了就沒考慮錢的事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郎加龍:沒考慮錢你搞招投標,那不是把我們施工隊誆進來的嗎?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委辦公室主任 張樂:當時,你們是2015年開工的,永寧縣不是說2015年有錢,到現在突然沒錢了,2015年的時候就沒錢。但是,當時的領導在的時候,那反正說要干,那咋弄?

記者在銀川本地媒體2015年2月的報道中看到,永寧縣將實施“道路暢通工程”,而宏盛建業公司的這個項目就排在首位,報道中還提到,縣里還將投資77億元實施惠民工程項目。

永寧縣政府公開數據顯示,2016年底,永寧縣地方政府債務余額高達179.07億元,而當年永寧縣本級的財政總收入僅為15.59億元。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委辦公室主任 張樂:為啥永寧縣債務這么多,如果說有多少錢干多少事,那不可能形成這么多的債務。

2017年,財政部通報,永寧縣被列入政府債務風險預警地區,一律不再安排新增政府債券。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委書記 朱劍:現在給你想辦法在籌錢嘛,去年年底那種情況下,別人都是百分之二點幾的付款率,給你專門籌了2000萬元,沒給嗎?前一階段又想辦法擠出來,又給了你們2000萬元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郎加龍:朱書記,你差我們4個多億元,你給我們2000萬元?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委書記 朱劍:說一千道一萬你得有錢,沒錢你在這說有什么用?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張正奎:賬是一目了然的,交工驗收報告、竣工鑒定證書和審計報告都出來了,沒有經濟糾紛,不存在經濟糾紛,就是政府差錢。

03

3.9億元欠款怎么還?

暫無還款計劃 只有土地置換

持續了三年多的欠款,讓這十幾位工程承包商身陷困境,因為欠供應商的賬款,他們中的一些也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,生活和生意都受到了影響。這巨額的欠款到底該如何解決呢?

△央視財經《正點財經》欄目視頻

記者見到張正奎的這兩天,他一邊在向永寧縣要錢,但同時還在不斷應付著來向他討債的人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張正奎:今天有一個是來要錢的,人家要錢,我說今天到銀川了,借了100萬還他,近幾天可能暫時沒有拿到錢。

張正奎承包了這項工程8個標段中最大的一個,工程款1.82億元,被拖欠的賬款有上億元。三年來,他疲于應付供應商們的催賬和欠款,生意已無法持續。

因為“三角債”,他們不僅頻頻收到法院的傳票,還有人已經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張正奎:當時我們估計按照政府合同兌現,能賺個7%、8%的利潤,結果,現在每年要還8000多萬元利息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:2019年10月9日就到法庭去開了一次庭,我們跟政府要錢,界限是在8小時上班時間,人家債權人跟我們要錢是24小時,日子很難過。

今年,他們多次來找縣里討要工程款,縣長給出了用土地出讓金置換欠款的方案。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縣長 郝春明:現在就是交通局長跟他談,近期我們給你們想辦法再弄一點錢,但是必須是要和房子、地一塊處理。

以地抵債的方案,合伙人們認為折價空間太大,不接受這個方案。而縣政府則明確表示,要錢沒有,只有土地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張正奎:叫我們拿土地抵債,我們是江蘇跑過來建工程,不是來開發房地產的,我們不能要接收土地,政府的土地好的話,它自己就賣掉了。

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交通運輸局局長 王文勇:永寧縣國庫是空著的。人家說是有心無力,是這種情況。

結局又一次地陷入僵局。討錢無果,馬上又要過年了,合伙人們希望,縣政府盡快能給出還款計劃。

宏盛建業公司項目合伙人 張正奎:現在我們希望他們實事求是地按照合同兌現。兌現不了的分期,分兩期,或者多長時間。不能模糊地說,賣土地給錢,要有個明確的答復。

 

麻将棋牌作弊器下载软件 广东26选5奖金计算器 贵州体彩11选5一定牛 手机幸运农场下载不了 北京快3开奖软件 青海11选5查询 最准六肖中特规律公式 配置型和混合 幸运快3计划走势图怎么看 宁夏今天十一选五开奖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